高绿,了解一下

我永远喜欢高尾和成

【高绿】无责任的小段子

最近高尾传球的功力好像下降了。

宫地裕也这样想,明明当时练习的时候自己就站在他的斜后方,高尾却像没看到似的,但好像似乎有没有。

至少传给绿间的球更多也更纯熟了。

这对该死的现充,我要开木村前辈家的轻卡碾死他们。

“高尾,你最近怎么了?”
“没怎么啊。”
“队长说你的传球最近很敷衍,上次还没看到他,你的眼睛,出什么事了吗?”
“我觉得啊,鹰之眼的视野太广阔了,我只要能看着小真就足够了。”
“……”(/////)

(不过后来还是又回到了之前那样,毕竟还是要比赛。)

我和老胡合影的这一下,狱友们都走光了,蓝瘦,香菇

有没有载酒同游的老铁来看看我啊,在线等,不急,今天进第三次了

【邦信】恐惧的习惯(一)

①be预警,慎!
(说不定有糖?)
②转世梗
(完全不知道会不会有二……)
③“X”表示韩信视角,“B”表示刘邦视角
以上都能解释受就往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X

即便是在脑海里排练了成千上万遍,真正见到这人的时候,不管是所谓的排练还是理智,都如此轻而易举地崩塌。

果然还是克制不了啊,那种深入骨髓的……

恐惧。

韩信回过神来,把注意力重新放在眼前的男人身上。

“怎么了?突然不说话?”

那人关切的语气传入韩信耳中,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“抱歉,是我走神了,刘先生,您继续。”

那人怀疑的眼神落在韩信身上,险些让他本能地把一切都对这个男人如实相告。

还真是可怕啊,这种习惯。

明明知道,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他。

但还是忍不住这种恐惧,真是可怕的习惯

“韩信。”

下意识的抬头,却猝不及防的撞进那双熟悉的紫眸里,无名的情绪莫名在脑海里冲撞,像是被什么东西点燃。

“怎么了,刘先生?”按耐下那种灼热的感情,淡淡开口道。

“没有什么,只是觉得,你走神了。”那个男人蓦的笑了起来,银色的耳坠在阳光里反射着莫名灼眼的光。

“我不希望看到你走神,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,韩信,如果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,你所说的合作,也不过是空话罢了。”他还在笑,带着一种刻骨的森然。

太像了。

这种连骨头都能冻上的笑容啊,韩信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
B

合作吗?

刘邦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个红发的家伙,他对合作并没有什么兴趣,反倒是对这个说要合作的家伙相当感兴趣。

“说说看。”

他笑着问出来。

红发少年静静地拿出了盒子摆在桌上,盒子很老旧,像是沉淀了千年的岁月。

但,再好的木头,也不可能沉淀千年不会腐蚀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刘先生想知道的话,为什么不自己打开来看?”

红发少年淡淡道。

莫名的熟悉感,仿佛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总是这种淡泊的样子。

想不起来,就不要想。

刘邦正想叫他,准备张开嘴却愣了半晌,这个家伙……叫什么名字来着?

“名字。”

“嗯?什么……”

“合作对象的话,至少要知道名字吧。”

“韩信。”

红发少年愣了愣,眼中有一种刘邦看不懂的色彩。

不过,这种纯粹的蓝色,还真是讨人喜欢。

但很快刘邦就发现,眼前的少年似乎在走神。

“怎么了?突然不说话?”

“抱歉,是我走神了,刘先生你继续。”

走神吗……

刘邦露出一丝怀疑的神色,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少年慌乱的低下头的样子。

还挺可爱,刘邦这么想着。

“韩信。”

少年疑惑地抬起头,刘邦细细观察了一下蓝色的瞳孔,没有说话。

少年移开视线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,刘先生?”

“没有什么,只是觉得,你走神了。”

“我不希望看到你走神,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,韩信,如果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,你所说的合作,也不过是空话罢了。”

X

“笑什么?”隐隐上扬的声调,似乎还带了一点笑意。

“没有什么,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。”

韩信用手摩挲着盒子,轻声说。

眼前的男人似乎不太满意这种说辞,轻轻地拧了拧眉。其中藏着的阴冷叫韩信不由得打了个寒噤。

为什么呢,为什么还在惧怕他?

仅仅只是因为身体里还残留着的被竹竿洞穿的痛苦吗?

也许不只是如此。

那么为什么呢?

是因为那种灼热的能焚烧一切的情感吗?

或许吧。

那……还真是懦弱啊,韩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砸不到的……死心吧你个非酋……